<strike id="zvvrp"><ins id="zvvrp"><menuitem id="zvvrp"></menuitem></ins></strike>

    <address id="zvvrp"><listing id="zvvrp"><meter id="zvvrp"></mete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vvrp">
      <address id="zvvrp"></address>

      <listing id="zvvrp"><listing id="zvvrp"><menuitem id="zvvrp"></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zvvrp"><address id="zvvrp"><menuitem id="zvvrp"></menuitem></address></address>

      毛岸英和父親毛澤東二三事

      作者:熊華源    發布時間:2022-10-21    來源:學習時報
      分享到 :

      今年10月24日是毛岸英烈士誕辰100周年的日子。在毛岸英生日即將到來之際,追憶毛澤東和毛岸英父子間的二三事,以志懷念。

      毛岸英喜接毛澤東的復信

      1936年6月,中共地下組織找到流落上海街頭的14歲的毛岸英和13歲的弟弟毛岸青,并被安排去蘇聯學習。1937年初,兄弟二人進入位于莫斯科市郊的蘇聯第二國際兒童院。由于各方面表現都很出色,1939年1月毛岸英當選為兒童院少先隊大隊長。

      這年11月,時刻惦記兩個兒子成長的毛澤東同他們有了書信聯系。后來,在伊萬諾夫市上中學的毛岸英,寫了一封長信,將他在蘇聯新的環境中學習、生活的情況向父親作了匯報。毛岸青也寫了一封短信。毛澤東無奈工作過于繁忙,在接到他們來信很長一段時間后,到1941年1月31日才寫了回信。

      在信中,毛澤東認為,年輕人記憶力好,精力充沛,應該“多向自然科學學習”。他說道:“目前以潛心多習自然科學為宜,社會科學輔之”;“政治是要談的”,但以“少談些政治”為宜。他強調:“總之注意科學,只有科學是真學問,將來用處無窮!彼吞@地告誡:“人家恭維你抬舉你,這有一樣好處,就是鼓勵你上進;但有一樣壞處,就是易長自滿之氣,得意忘形,有不知腳踏實地、實事求是的危險!蓖瑫r,毛澤東以平等協商的懇切態度袒露自己的心聲:“我的意見,只當作建議,由你們自己考慮決定!

      隨信一道,毛澤東還給毛岸英、毛岸青和其他在蘇聯的革命家的后代寄去了包括中國小說、史地圖書與哲學著作在內的21種共計60本圖書,以期他們把所學到的馬克思主義、現代科學知識同中國國情融會貫通地結合在一起。

      毛澤東送毛岸英上“勞動大學”

      1941年6月蘇德戰爭爆發后,毛岸英先后進入蘇雅士官學?焖侔、莫斯科列寧軍政學校和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軍校畢業后,毛岸英被授予中尉軍銜,任蘇軍白俄羅斯第一方面軍坦克連指導員。隨后,參加蘇聯反法西斯戰爭的戰略反攻,從白俄羅斯一路勇猛西進,直指德國法西斯老巢柏林。戰爭結束后,毛岸英受到斯大林接見,并受贈手槍一支。

      1945年底,毛岸英回到魂牽夢繞的祖國,次年1月抵達延安。在延安王家坪,毛澤東和毛岸英這對闊別18年之久的父子終于團聚了。當毛澤東看到已經23歲、個頭比自己還高的兒子時,心情大好,生病已久的身體頓時好了許多。

      但是,毛澤東也敏銳地察覺到,近10年的蘇聯生活,兒子著裝打扮、言談舉止已經較大程度俄化。于是他讓毛岸英把穿回國的蘇軍軍服、西裝脫了,換上舊灰布軍裝。幾天后,毛澤東不再讓毛岸英在家里吃飯,讓他到大灶跟普通干部、戰士一道吃飯。

      接下來,毛澤東著眼于兒子未來的成長進步,對毛岸英說:“你在蘇聯學習了一些文化,也參加過反法西斯戰斗,但那是外國的,中國的事你了解很少,所以我讓你上‘勞動大學’!泵队⒁苫蟮貑柕溃骸霸谔K聯有‘紅軍大學’、‘莫斯科大學’,中國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可是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什么‘勞動大學’!泵珴蓶|接過話茬:“對呀,正是你沒聽說過這個學校的名稱,所以我才讓你上這所‘勞動大學’!备惺艿矫珴蓶|的深層用意后,毛岸英爽快回答:“我聽爸爸的話,當個合格農民!

      1946年清明節后,毛岸英自帶行李和一斗多口糧,步行10多里地來到山大溝深的小村莊延安縣吳家棗園,“師從”與父親同庚的陜甘寧邊區大生產運動勞動英雄、“勞動大學”校長吳滿有。毛岸英睡吳滿有家的土炕、吃他家的粗糧、干和他一樣的農活,同農民群眾打成一片。

      入學第一課,就是在羊圈掏糞、壘糞,然后送糞。掏糞工具叫流子镢。毛岸英干勁十足,雙手緊握流子镢猛掏了幾下。由于用勁不得法,羊糞濺滿全身,臉上也濺得斑斑點點。一同掏糞的吳滿有的兒子吳仲貴見狀,告訴毛岸英:掏糞用猛勁不行,應該不重不輕掏下去,然后再撬一下,糞才能起來。這是掏糞的竅門。逐漸掌握竅門的毛岸英,參與了掏糞、壘糞和送糞的全過程,直至完成掏糞任務。毛岸英感慨道:“‘勞動大學’這門學問真的很深奧!”

      半年多后,在吳家棗園從事開荒、撒種、鋤苗、收割、打場、交送公糧等一個莊稼季節勞動的毛岸英,回到延安王家坪父親的身邊時,已經發生顯著變化:一身黃土,兩腿泥,滿嘴陜北口音,雙手長滿老繭?粗呀洿笞儤拥膬鹤,毛澤東喜滋滋地說道:這就是你上“勞動大學的畢業證”。

      毛岸英主動請纓入朝參戰

      1950年10月初,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做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并決定由彭德懷率領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參戰。10月7日晚上,新婚不久的毛岸英,趁父親在菊香書屋家里便宴招待即將出征的彭德懷叔叔之機,主動請纓參加志愿軍入朝參戰。毛澤東對彭德懷說:“你就收下他吧!”

      得知毛岸英要上前線的消息,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都不同意。因為他們清楚毛澤東已為中國革命失去了5位親人,更何況這次參戰要面對的是武裝到牙齒的美國軍隊。當他們出來勸阻時,毛岸英的態度非常堅決,仍然堅持自己主張。同樣,毛澤東也表示了堅決的支持:“誰叫他是毛澤東的兒子!他不去誰還去!”

      10月19日晚,志愿軍司令部俄語翻譯兼機要秘書毛岸英隨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入朝。23日,抵達司令部駐地平安北道昌城郡大榆洞。這里原來是朝鮮的4大金礦之一,朝鮮戰爭爆發后才停產,地理位置比較隱蔽。

      抵達大榆洞后,毛岸英接受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參與審訊志愿軍入朝作戰中第一個美軍戰俘、美軍顧問團韓國第6師顧問萊爾斯少校。彭德懷看了審訊記錄,認為萊爾斯供詞中的有些內容對志愿軍作戰有參考價值,便由毛岸英執筆,很快寫成《志司通報》,通過電臺下發各軍。

      10月28日晚上,毛岸英根據志愿軍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杜平關于“寫份電報再動員一次”的指示,在昏暗的蠟燭光下寫到第二天拂曉才寫完這封電報。到這時,他已經30多個小時沒有睡覺了。

      毛岸英在志愿軍司令部這個新的工作崗位上,一絲不茍,刻苦鉆研,很快就熟悉了司令部機關業務。除了彭德懷等少數幾位領導了解他的身世外,其他人只知道他是一個活潑、樸實、能干的普通年輕人。

      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開始前后,美軍偵察機偵察到大榆洞的電波信號持續不斷,于11月25日派飛機前往轟炸。上午11時,4架轟炸機突然飛臨志愿軍司令部上空,投下了幾十枚凝固汽油彈,頓時烈焰騰空。仍在作戰室的毛岸英和機要參謀高瑞欣不幸壯烈犧牲。

      時隔38天才得到兒子毛岸英犧牲消息的毛澤東,強忍喪子之痛,緩緩地說:打仗總是要死人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已經獻出了那么多指戰員的生命,他們的犧牲是光榮的。岸英是一個普通戰士,不要因為是我的兒子,就當成一件大事。

      毛岸英的犧牲,是毛澤東一家為了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獻出的第6位親人。

      (來源:《學習時報》2022年10月21日 A2版)

      校花夹震蛋上课自慰
      <strike id="zvvrp"><ins id="zvvrp"><menuitem id="zvvrp"></menuitem></ins></strike>

        <address id="zvvrp"><listing id="zvvrp"><meter id="zvvrp"></mete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vvrp">
          <address id="zvvrp"></address>

          <listing id="zvvrp"><listing id="zvvrp"><menuitem id="zvvrp"></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zvvrp"><address id="zvvrp"><menuitem id="zvvrp"></menuitem></address></address>